威博——您的BOCAI守护神!
手机版

扫码浏览手机版

  • 推荐娱乐城
  • S级娱乐城
  • A级娱乐城
  • B级娱乐城
站点公告:
搜索
查看: 100|回复: 0

平安深夜换帅,背后疑云重重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盈丰国际娱乐城
近日,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平安好医生”)发布重大人事变更公告称,由于王涛个人原因,董事会决定免去其董事会主席、执行董事、首席执行官职务,一同被免去职务的还有联席公司秘书林源。
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针对被免职一事,王涛在朋友圈回应表示:“经本人提出,董事会批准,我将不再担任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和(55.15, 1.35, 2.51%)CEO职务。” 接替王涛的是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方蔚豪。

  官网资料显示,王涛于2004年加入阿里巴巴集团,被誉为“中国软件运营应用之父”,是马云早期“五虎将”之一。2013年,王涛受平安董事长马明哲之邀加入平安集团,于2014年8月创立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(平安好医生在中国的经营实体)并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。2018年5月,平安好医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。

  “王涛离职后,其个人与公司措辞较微妙,以及其近半年来高管频繁变动,应该是高管团队与资方产生了巨大的矛盾。”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对时间财经表示,出现上述问题可能有多个原因,“一是资方和现在管理团队决策方向不太一致,其次可能与薪酬激励有关。平安好医生不是创始人或出资人成长起来的管理团队,它是典型的职业经理人管理模式,此种环境下激励非常重要,尤其随着其市值突破千亿关口,对应的薪酬激励恐怕有较大的差距。”

  就在一个月前的4月15日,平安好医生逆市收涨4.43%,市值达到1005.92亿港元。当天,王涛曾在社交网站感慨“千亿梦想,真的实现了”。3月中下旬以来,平安好医生股价大涨,从3月23日的60港元一路飙升至4月22日最高点的123.3港元。不过,或受人事变动影响,5月18日公司一度跌10%,当日收盘跌幅收窄至8.46%,报价102.8港元,总市值1097亿港元(合1006亿元)。

  “个人认为随着疫情缓解,平安好医生的股价会承受较大压力,其业务模式虽然清晰,但并没有明显处于‘风口’的产品。”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对时间财经表示。

  据平安好医生此前发布2019年财报显示,公司全年营收增长51.8%至50.65亿元,但年内亏损仍达7.34亿元,其中,应占联营公司及合营企业亏损上涨539.7%,综合毛利率下降4.2%。此外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平安保险通过安鑫间接持有平安好医生41.31%股权,为大股东。作为职业经理人,王涛只持有0.46%股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王涛是平安好医生近半年来离职的第五位高管。去年11月29日和12月30日,两名非执行董事李源祥和罗肇华先后宣布辞职。随后的2020年2月28日,非执行董事窦文伟和王文君也提出辞职。此次王涛离职后,上市初的董事会成员仅余姚波和蔡方方两名老成员。

  针对上述王涛等多位高管辞任原因等,时间财经多次致电平安好医生,并发送采访函,截至发稿,均未获回复。

  抄袭风波

  值得注意的是,平安好医生在换帅之际,还陷入“抄袭风波”。5月8日,平安好医生宣布上线“健康卫士”产品5G心脑监护平台,主打功能是心梗、脑梗的提前预警。

  5月9日,北京雪扬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雪扬科技”)召开新闻发布会,指责平安好医生新推出的“健康卫士”产品抄袭雪扬科技旗下“安顿”产品,并索赔5000万元。

  当日下午,认证为雪扬科技CEO马剑飞的用户在微博发文称,“2019年10月以来,平安好医生以合作名义,获得公司核心产品‘安顿预警手表’的技术文件和宣传素材;5月8日,平安好医生上线了一款相似的智能手表,宣传图文也高度雷同。如“器官图中的‘脊椎’,正确表达应该是‘脊柱’,结果平安好医生照单全抄。”

  据马剑飞发布信息显示,2019年10月,平安好医生首席创新官陈卫俊的好友陈志刚,与雪扬科技签署平安好医生平台销售的大渠道协议,同年11月,陈卫俊、余红艳(平安好医生相关产品负责人)赴雪扬科技交流。11月8日,余红艳以“为了更好地向平安好医生的老板们汇报”为由,要雪扬科技提供技术原理,马剑飞按其要求发去了相关版本文件。

  不过,据环球网报道,“健康卫士”App已于5月11日晚紧急强制更新,修改了与安顿相似的部分视觉和图标。时间财经于5月18日下载了平安好医生“健康卫士”App,打开其App更新记录显示两周前进行了5.6.1版本的更新,更新内容中包含整体视觉优化一项。4周前,该App版本仅为1.0.0。5月13日,雪扬科技表示相关诉讼已立案。

  无独有偶,5月12日,针对另一起商标侵权案,平安好医生运营主体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在《中国消费者报》第三版刊登致歉声明,向四川好医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道歉。

  2018年4月24日,在平安好医生上市前夕,四川好医生声明表示平安好医生未经授权擅用“好医生”商标,并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,随后双方打响商标战。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4月15日一份文书显示,2019年3月一审判决要求平安好医生停止侵权,赔礼道歉,并赔偿四川好医生公司300万元。随后,双方均不服提起上诉。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二审最新结果显示,该案以维持原判落地。2020年5月12日,平安好医生在公开平台刊登致歉。

  亏损37亿元

  与此同时,平安好医生的亏损仍在持续。据公告资料,2015年至2019年,其历年营收分别为2.79亿元、6.01亿元、18.68亿元、33.38亿元、50.65亿元,年度净亏损则分别为3.24亿元、7.58亿元、10.02亿元、9.13亿元、7.34亿元。也就是说,自2015年后,平安好医生累计净亏损额已超过37亿元。

  持续亏损背后,是平安好医生居高不下的获客成本。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,平安好医生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7.24亿元、12.38亿元、12.06亿元,三年累计支出超过31亿元。而在2018年上涨71.2%后,2019年并未有明显下降。

  针对营收持续增长,但持续无法扭亏为盈,王涛曾在2019年中公开表示,“扭亏为盈不难,管理层现在更关心流量变现能力”。从最新披露的2019年财报看,平安好医生去年平均付费转化率为4%,较去年同期的3.6%提升0.4个百分点。年报中也提及“如何将医生的在线医疗服务变现,是我们思考的另一个课题。”

  此外,与平安集团的关联交易,也是平安好医生一直都绕不过去的话题,在王涛任职期间,平安好医生也未能脱离平安集团的“输血”。据《财经》杂志报道,平安好医生的注册用户中,约49.5%来自于平安集团,其健康商城内的企业客户采购,也以平安集团采购居多。

  2019年年报也显示,在关联方的重大交易中,向平安好医生购买产品和服务的公司达15家,其中12家公司直接冠以“平安”的名头,前五名分别为平安寿险、平安产险、平安健康险、平安银行、平安养老险,这五大“平安系”客户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的39.7%。

  此外,这15家购买平安好医生产品和服务的关联方,交易量为22.48亿元,远超2018年的12.84亿元。其中,与平安寿险的交易量达14.38亿元,约是2018年的两倍;与平安银行的交易量约9000万元,比2018年增长141%。财报也显示,公司大约90%的账龄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来源于关联方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3 下一条

威博使命:始终致力于做您的BOCAI守护神!

Copyright © 2007-2018  威博策略论坛版权所有